当前位置: 装修网 >> 装修施工

魅力不减走进成熟男人费翔纽约的家

2019-01-31 23:22 来源: 浏览: 9条

魅力不减 走进成熟男人费翔纽约的家

1989年,在自己的流行歌唱事业如日中天之际,费翔告别了大陆,赴纽约挑战音乐剧事业的全新领域。

1989年,在自己的流行歌唱事业如日中天之际,费翔告别了大陆,赴纽约挑战音乐剧事业的全新领域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他再度回到国内,并为我们带来了原汁原味的“非凡之作――韦伯爵士音乐剧盛典”,看过了他在人民大会堂和上海剧院的精彩演出,让我们更想走近纽约的费翔,了解那里的他。

费翔在纽约的家位于时代广场附近一座40层的大厦里。喜欢宽敞的空间感的他,将两套公寓打通了,改造成为一间巨大的类似LOFT的单卧室公寓。房间的一面全是玻璃窗,阳光尽情地洒满房间,放眼望出去,著名的时代广场尽收眼底。“我很喜欢这种可以看得见城市风景的感觉,”费翔说,“尤其是在拥挤的大都市里,像纽约、香港,甚至现在的上海,有宽广的视野会让人觉得不那么压迫。还有就是我将这两套公寓打通之后,在餐厅和卧室有两个阳台。这两个阳台都非常小,基本上只能站两个人,可是在人的心理意识上,却有一种和自然接触的感觉,不至于在进了房间之后,好像进了密闭的笼子。”这也是费翔当初选择在这里安家的原因之一。

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里离百老汇非常近,他在百老汇演出的时候,基本上可以走路去剧院,而且保证不迟到

,这对于戏称自己是“迟到大王”的费翔可是很重要的。他的选择还真没有错,在百老汇演出期间

,他从没有迟到过!说费翔选择的正确,或者说他“幸运”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多年前买的房子现在升值得很快。当时这里并不是很受欢迎的地段,因为那时的时代广场还是“红灯区”,如果不是为了工作需要,他也不会考虑这里。可是费翔买了房子没多久,纽约市长朱利安尼终于下决心治理时代广场,因为那是游客们到了纽约必去的地方,“我们不能让游客对纽约的印象就是脏、乱,应该让他们看到一个整洁、现代的都市。”

中国的宝蓝地毯,新加坡的椅子、法国巴黎古董店里的60年代的波音707飞机模型构成了餐厅中的多国组合。

因为喜欢,费翔不远万里地从中国买回了一块颇有中国蓝味道的地毯,铺在餐桌下面;客厅里舒适的、有些60年代风情的躺椅也是宝石蓝色的;而冷气、百叶窗轨、镜框、花盆,都是金属灰;墙面、天花板、踢脚板、百叶窗、窗帘盒,则是纯净的白色……至于家具,费翔不考虑品牌和价格,只要适合他的品位和需要――很现代的玻璃书桌、复古感觉的NOGCHI茶几、100美元的“便宜得离谱”的沙发、“贵得你想不到”的30年代的古董镜子……组合在一起有一种现代与复古融合的协调。事事求完美的费翔对家里的细节点缀也十分重视,甚至连墙上挂钟的大小、形状、颜色、数码的字体都会考虑到。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的费翔,会不会经常从各地买些纪念品回家做装饰?

“有时我是个购买狂,可是比较好的是,我知道适时收手。”费翔颇为自信地说,“好像现在,我很满足,家里该有的都有了,就不会轻易买什么装饰了。这其实和音乐制作是一个道理,当你的编曲达到一定程度后,就要说‘OK’了,因为再添别的元素很可能就会画蛇添足,掌握恰到好处的火候非常重要。”

或许是看多了家里的素净颜色,费翔又特别选了一些钟爱的POP ART(波普艺术)风格的画来做装饰,最多的是60年代POP ART画家ANDY WARHOL与ROY LICHTENSTEIN的作品,鲜艳夺目的色彩、刻意引发人们各种思想的内容、幽默诙谐的风格,和房间整体的简洁干净形成强烈的反差与视觉冲击,而这就是费翔想要的效果。

一年有300多天住酒店的费翔,对纽约的家有一层更深的感情:“酒店再舒适,再豪华,那里的东西是冷冰冰的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而在家里就不一样了,在这里,我视野所及的范围之内,每一件小东西都和我有感情,记载着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都有故事和美好的回忆:比如,这幅画是我第一次在哪里看到,又和哪个朋友一起去买,当时怎么商量,最后‘痛下决心’地将辛苦挣来的钱留下,心满意足地将它抱回家;或者不是这么昂贵的装饰,只是个小烟灰缸,那是我和朋友去哪家餐厅吃饭,因为喜欢它的造型,就趁侍者不注意装在包里带了出来……”这时费翔的笑里多了一丝得意的狡黠,十足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!“这就是家嘛!”

E时代的很多人似乎已经以电脑和为“家”了。为了年底发行的新专辑《野花》的录制而各地奔波的费翔少不了他心爱的苹果手提电脑和,那是朋友们和他联络的最佳方式。但是费翔并不喜欢这种“电脑吉普赛”生活。“这其实是挺空虚、挺残酷的一种生活方式,似乎我们被越来越挤到一个没有人性的死角里。人的一生不应限于沟通工具的联系,而应该是面对面的相处,和真实的情感交流。我觉得通过可以听到朋友们的声音已经比面对着冰冷的电脑屏幕读EMAIL强多了,朋友愿意给我打,让我听到他们,就让我十分开心和感激,至少我可以感受到那边鲜活的生命!”

费翔形容他在纽约的生活是:“自由、安静、充实。”离开了光彩炫目、万众欢腾的大陆流行舞台,到了纽约的费翔终于得到了他成名之后失去已久的自由和安静。至于“充实”,除了能够从事自己喜爱的舞台剧演出,费翔还说,在纽约你永远都会觉得时间不够用,因为有那么多的博物馆、画廊、各种各样高水准的艺术演出、体育比赛……让你忙不过来,你会从中找到许多艺术灵感。他比较偏爱的是纽约每年夏天在BRYANT PARK举办的露天电影展。在这个不算大、四周高楼林立的公园里,有一块很大的草坪,每当天气够暖和了,就开始每晚放映露天电影。在星光和灯光交织的天幕下,辉映着摇曳的烛火,和朋友席地而坐,分享美食、佳酿,还有经典老片中几乎已经背得下来的台词……“那种共鸣感很温馨

魅力不减走进成熟男人费翔纽约的家

!”